学术研究

Publications

君泽君涉外合规资讯速递 | 2021年8月5日

发布日期:2021年08月06日 作者:叶姝欐

随着世界贸易格局不断演化,目前世界主要国家加快了出口管制、制裁、反腐相关方面的立法、执法等行动步伐。为积极协助我国相关政府部门、行业协会、重点企业的涉外经贸活动,充分发挥涉外律师在国家全方位对外开放中的公共服务作用,君泽君叶姝欐律师团队定期收集、整合世界主要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更新、主管机构近期动态及相关案例方面的最新资讯,以便有关部门及各类从业机构等及时了解相关动态。

 

本期内容:

中国

一、法律法规及相关对等措施

  • 【含简析】中国外交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外国制裁法》宣布对6名美国个人及1个美国实体采取反制措施
  • 【含外交部历次发布的制裁名单(2021)--本团队自行整理版本】

近期动态

  • 中国商务部发布《海南自由贸易港跨境服务贸易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
  • 中国商务部发布《中国禁止进口限制进口技术目录(征求公众意见稿)》

美国

、近期动态

美国财政部更新SDN清单

、近期案例

【含风险提示】美国财政部宣布与Alfa Laval Inc.及Alfa Laval Middle East Ltd.达成和解

 

 

中国

一、法律法规及相关对等措施

(一)【含简析】中国外交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外国制裁法》宣布对6名美国个人及1个美国实体采取反制措施

【含外交部历次发布的制裁名单(2021--本团队自行整理版本】

 

2021年7月23日,中国外交部发布公告宣布,针对美国国务院、财政部、商务部、国土安全局发布所谓“香港商业警告”以及将7名香港中联办副主任列入美国SDN清单(请见《20210721双周资讯汇总》)的错误行径,中方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外国制裁法》(以下简称《反外国制裁法》),对美国前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C)主席卡罗琳·巴塞洛缪(Carolyn Bartholomew)、“国会—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CECC)前办公室主任乔纳森·斯迪沃斯(Jonathan Stivers)、“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金度允(DoYun Kim)、“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在港授权代表亚当·金(Adam Joseph King)、“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及“香港民主委员会”(Hong Kong Democratic Council)采取对等反制。

 

此次对等反制的实施,是《反外国制裁法》自其生效后的首次适用。从本次事件我们可以看出,美国发布所谓“香港商业警告”提示美国企业注意在香港经营的风险以及将7名香港中联办副主任列入美国SDN清单的行为,已被认定为是《反外国制裁法》第三条规定的“外国国家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以各种借口或者依据其本国法律对我国进行遏制、打压,对我国公民、组织采取歧视性限制措施,干涉我国内政的”的行为。根据《反外国制裁法》第四条及第六条的规定,我们认为前述个人与实体或可被视为已列入“反制清单”,可被实行的反制措施包括:(1)不予签发签证、不准入境、注销签证或者驱逐出境;(2)查封、扣押、冻结在我国境内的动产、不动产和其他各类财产;(3)禁止或者限制我国境内的组织、个人与其进行有关交易、合作等活动;以及(4)其他必要措施。同时,外交部本次公告宣布采取“对等”反制,我们理解,“对等”指向的是与美国将7名香港中联办副主任列入SDN清单相关的制裁措施(包括禁止美国人与SDN实体交易其拥有权益的美国资产、冻结涉美资产、禁止入境美国等)的对等。因此,此次我国针对前述美国个人与实体的反制措施或将指向《反外国制裁法》第六条规定的前三项措施。但值得注意的是,在SDN清单中,美国对7名香港中联办副主任均标注了适用次级制裁;如果此种次级制裁措施也被“对等”适用,则非中国个人及实体(关联到本次制裁所对应的美国相关制裁计划,“非中国个人及实体”尤其或可指向非中国金融机构)与这7个美国主体的交易或也可包含在制裁范围内。具体哪些措施将被实施,还有待相关主管机构的进一步明确公告。

 

此外,对于前述被采取对等反制措施的美国个人及实体,依据《反外国制裁法》的相关规定,如美国进一步将7名被列入SDN清单的香港中联办副主任的配偶或直系亲属列入SDN清单,国务院有关部门可以对被采取反制措施的6名美国个人的配偶和直系亲属采取相应的反制措施。

 

我们建议企业密切关注后续可能正式发布的“反制清单”以及对前述6名美国个人及1个美国实体所采取的具体反制措施。同时,根据《反外国制裁法》的相关规定,不执行、不配合国务院有关部门采取的反制措施,以及协助外国对我国及我国公民、组织采取的歧视性限制措施,都可能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提示企业充分重视我国法律框架下的合规要求,积极维护我国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本团队统计了自2021年开始,针对外国实体或个人对我国及我国公民、组织所采取的歧视性限制措施行为,我国外交部通过外交部发言人宣布的被制裁主体及对其采取的制裁措施如下,以便相关企业关注、排查,及时降低相关法律风险:

 


 

二、近期动态

一)中国商务部发布《海南自由贸易港跨境服务贸易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

2021年7月23日,中国商务部发布《海南自由贸易港跨境服务贸易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以下简称《负面清单》),《负面清单》将于2021年8月26日正式生效。

 

自2021年6月10日起正式公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南自由贸易港法》(以下简称《海南自贸港法》),在第十七条中明确规定“海南自由贸易港对跨境服务贸易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并实施相配套的资金支付和转移制度。对清单之外的跨境服务贸易,按照内外一致的原则管理。”依据此条出台的《负面清单》列举了针对境外服务提供者的11个行业门类、共计70项特别管理措施,并明确指出,凡《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内按照境内外服务及服务提供者待遇一致原则实施管理”。

 

此次发布的《负面清单》,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极大地体现了中国跨境服务贸易开放水平的显著提高。从2001年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下简称WTO)到近期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以下简称《RCEP协定》),我国均是以正面清单的形式作出服务承诺,《负面清单》则是我国首张以负面清单形式作出的跨境服务贸易承诺清单。从内容上而言,根据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的介绍,《负面清单》相较于入世时的服务承诺也有了进一步的开放,例如:

服务贸易领域/分部门

入世时承诺标准

负面清单》承诺标准

法律服务

对中国的法律服务未作承诺,外国的服务提供者不能提供中国法律方面的服务。

海南律师事务所可以聘请外籍律师担任外国法律顾问和港澳律师担任法律顾问;境外律师事务所驻海南的代表机构可以从事部分涉及海南的商事非诉讼法律事务。

教育服务

境外个人教育服务提供者到中国境内提供教育服务必须具有学士或者以上学位,而且还要有相应的专业职称或者证书,以及两年专业工作经验。

未对个人教育服务提供者的专业工作年限进行限制。

市场调研服务

未进行承诺。

境外服务提供者经资格认定、取得涉外调查许可证的,可进行市场调查。

 

此外,王受文副部长还通过对比《RCEP协定》中作出的服务承诺,介绍了《负面清单》的高度自由性,例如:

 

服务贸易领域/分部门

RCEP协定》承诺标准

负面清单》承诺标准

空运支持服务

未进行承诺。

未禁止境外服务提供者从事航空气象服务。

城市规划

未对自然人移动模式下的城市规划服务作出承诺。

外国人申请参加中国注册建筑师全国统一考试和注册,以及外国建筑师申请执行注册建筑师业务,按照对等原则办理(视情况允许境外个人在中国境内提供城市规划服务)。

 

《负面清单》的发布,势必进一步加快海南贸易自由化、便利化的进程,并与其他已经出台法律、法规、政策共同制造更多的商业机会,建议计划在海南开展相关跨境服务贸易的企业深入了解《负面清单》中对于各行业领域、各分部门项下跨境服务贸易的相关要求,并密切关注依据《海南自贸港法》第十七条或将陆续配套出台的资金支付和转移制度。

 

(二)中国商务部发布《中国禁止进口限制进口技术目录(征求公众意见稿)》

 

2021年7月23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中国禁止进口限制进口技术目录(征求公众意见稿)》(以下简称《技术目录》),向公众征求修订意见,意见反馈截止日期为2021年8月5日。本次发布的《技术目录》所涉的禁止进口技术包括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汽车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项下的共计10项技术;所涉的限制进口技术包括农业、林业、纺织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医药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货币金融服务业项下的共计14项技术。建议处于以上行业且具有相关进口业务的企业关注《技术目录》及时调整相关的交易安排。

 

 

 

美国

一、近期动态

(一)美国财政部更新SDN清单

  • 当地时间2021年7月22日,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依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以“侵犯人权及腐败”为由,将古巴国防部长ALVARO LOPEZ MIERA及古巴内政部下属特种部队(BRIGADA ESPECIAL NACIONAL DEL MINISTERIO DEL INTERIOR)列入SDN清单。
  • 当地时间2021年7月28日,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依据叙利亚制裁计划,将8名叙利亚个人及10个叙利亚实体列入SDN清单。同日,OFAC对此前已被列入SDN清单的1名叙利亚个人及叙利亚军事情报局(SYRIAN MILITARY INTELLIGENCE)被列入清单时的条目信息进行了修订。
  • 当地时间2021年7月30日,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依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将古巴国家革命警察局(POLICIA NACIONAL REVOLUCIONARIA)及其局长CALLEJAS VALCARCE、副局长SIERRA ARIAS列入SDN清单。
  • 建议企业提前筛查是否有与前述被列入SDN清单的个人或实体展开交易的计划,及时调整交易安排,并密切关注相关风险。

二、近期案例

(一)【含风险提示】美国财政部宣布与Alfa Laval Inc.Alfa Laval Middle East Ltd.达成和解

 

当地时间2021年7月19日,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发布两则公告:(1)宣布与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Alfa Laval Inc.(以下简称“AL U.S.”)达成和解,AL U.S.同意就其位于美国宾西尼亚州的前子公司Alfa Laval Tank, Inc.(以下简称“AL Tank”)违反《伊朗交易和制裁条例》(Iranian Transactions and Sanctions Regulations)的明显违规行为,支付16,875美元“和解金”;(2)宣布与位于阿联酋迪拜的Alfa Laval Middle East Ltd.(以下简称“AL Middle East”)达成和解,AL Middle East同意就其违反《伊朗交易和制裁条例》的明显违规支付415,695美元的“和解金”。

 

根据OFAC公告,AL Tank是一家制造和销售清洁设备的公司,其在2015年5月27日收到伊朗石油产品分销商Alborz Pakhsh Parnia Company(以下简称“Alborz公司”)的一封关于Gamajet清洁装置(某种用以清除储罐中残留燃料、污垢和污泥的自动化机器)的询价邮件,该邮件明确指出Alborz公司是一家位于伊朗的公司。AL Tank的经理随后向Alborz公司提供了产品推介、定价信息、产品描述和规格、报价等信息。此后Alborz公司又邮件询问AL Tank的经理是否可以将货物运送至伊朗,AL Tank的经理收到邮件后联系了AL Middle East的经理,告知了潜在商机,并在回复Alborz公司的邮件中表示,AL Tank不能向伊朗出售美国制造的设备,但是AL Middle East的经理会进行后续联系。其后,AL Middle East、位于伊朗的Alfa Laval Iran Co. Ltd.、一家总部位于迪拜的公司(以下简称“迪拜公司”)以及Alborz公司共同实施了误导AL Tank的行为,使其认为货物的最终用户是迪拜公司,从而使得AL Tank向迪拜公司出口了两台Gamajet清洁装置,而后迪拜公司又将前述清洁装置再出口至伊朗。

 

OFAC指出,虽然AL Tank的违规出口行为是基于误导,但是AL Tank也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该批货物可能会被转移至伊朗的风险信号,例如:AL Middle East向AL Tank发送了主题中已写明“伊朗Alborz公司”的邮件,而AL Tank回复了该邮件中Alborz公司关于Gamajet清洁装置的技术问题。因此,AL Tank知道或应当知道Gamajet清洁装置可能被运至Alborz公司。此种情况下,该公司仍然实施了出口行为,违反了美国《联邦法规》第560章(即《伊朗交易和制裁条例》)第560.204以及第560.206条禁止向伊朗出口商品的相关规定。

 

此外,OFAC还指出,AL Tank将伊朗潜在商业机会介绍给AL Middle East,从而促进了违规交易发生。此种行为违反了美国《联邦法规》第560.208条规定的“任何美国人士不得批准、资助、促进、担保与外国投资者有关的、被禁止由美国人士或在美国境内开展的任何交易”。而AL Middle East对AL Tank的误导行为,导致AL Tank间接向伊朗出口商品的行为,被OFAC认为是违反了《联邦法规》第560.203条规定的“禁止以逃避或规避条例规定为目的,违反或企图违反该条例中的任何禁令”、“禁止图谋违反该条例中的任何禁令”。

 

目前联合国、欧盟、美国均具有相应的制裁计划,企业应当及时关注前述制裁计划所涉的被制裁国家(地区)、被制裁实体及个人的情况,防范相关“域外”风险。参考该案例,我们认为,在企业开展日常经营活动时,尤其是开展涉美和/或涉及被制裁国家(地区)的交易活动时,应特别注意,除企业直接实施违规交易行为所产生的风险外,某些促成违规交易行为发生的商业行为(例如商业介绍等)、邮件(扩展到MOU、合作意向书、文件邮寄地址、邮件后缀等)可能指向的明确违规行为或潜在违规倾向或意图等也可能导致企业(如欧盟、美国对该企业有合法司法管辖时)面临制裁、处罚等不利后果。对于此类“隐性”风险的识别与防控,更加需要企业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完善企业内部合规制度、合规流程和/或合规体系,以便在日常经营中及时识别的风险预警信号,并采取有效的风控措施。对于计划或已经具有全球性业务布局的中国企业而言,更应重视防范制裁类相关风险,切实提高各级别员工的合规意识及风险识别能力,并保障风险内部汇报、处理流程的高效畅通,从而降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以及因风险发生造成的损失。

 

叶姝欐律师团队一直致力于协助协助我国相关政府部门、行业协会、重点企业定期获取与境内外出口管制、制裁及反腐败相关资讯,以便有关部门及行业从业机构等及时洞悉相关域外风险。目前,本资讯已由《资讯速递》正式更名为《双周资讯汇总》,截止到本期为止,叶姝欐律师团队已经以双周报方式累计发布共34期资讯,如您需要了解本期及此前各期资讯的具体内容,可随时与君泽君叶姝欐律师团队联系。

 

下载PDF查看全部内容,请下载附件
分享 :

投诉电话:

  • +86-10-6652 3307

咨询电话:

  • 北京:+86-10-6652 3388
  • 上海:+86-21-6106 0889
  • 深圳:+86-755-3398 8188
  • 广州:+86-20-8551 1672
© 1995-2022

君泽君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563号-1

君泽君香港分所与尼克松·郑林胡律师行联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