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Publications

社会化的法人治理模式与中国仲裁的国际化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04日 作者:袁培皓

2019年2月22日,国际商事仲裁委员会顾问王生长先生发布的新文章(《有魄力!海南国际仲裁院将实行法人治理结构并向社会公布财务预决算报告》)中讨论了《海南国际仲裁院(海南仲裁委员会)管理办法》下海南国际仲裁院(下称“海南国仲”)新的改革措施。该管理办法参照了2012年11月24日深圳市人民政府发布的《深圳国际仲裁院管理规定(试行)》,海南国仲将与深圳国际仲裁院(下称“深国仲”)同样实行以理事会为核心的法人治理机构,其理事会构成也与深国仲类似,即理事会由十一至十五名理事组成,理事由法律界、工商界和其他相关领域的知名人士担任,其中境外人士不少于三分之一。同时,作为中国第二家施行法人治理机制的仲裁机构,海南国仲将在其网站上公开由社会化人士组成的理事会审定的年度工作报告、财务预(决)算报告等,并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如果相应的公开与监督可以落到实处,这将是中国仲裁机构在仲裁社会化、非营利性、独立性与公开性方面一次极具历史意义的实践。


一、仲裁机构治理结构的独立性与去政府化  


独立性是仲裁机构的一个重要属性,唯有维护仲裁机构的独立性,减少行政干预和地方保护,才能保障仲裁的公正与促进仲裁的发展。放眼全球,境外仲裁机构的设立形式可以分为几大类,一是以英美法系仲裁机构为代表的担保有限公司形式,如伦敦国际仲裁院、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澳大利亚仲裁员与调解员协会等;二是以大陆法系仲裁机构为代表的社团法人式,如德国仲裁协会、日本商事仲裁协会等;三是附属于商会的仲裁机构形式,如国际商会仲裁院、瑞士苏黎士商会仲裁院、奥地利联邦商会国际仲裁中心等。尽管各地仲裁机构设立形式各异,但无一不确保仲裁机构本身的独立性与非政府性。

 

伦敦国际仲裁院旧址


而审视中国的仲裁机构,大多仍采取事业单位的管理模式,由政府决定人事、薪酬等事项,造成了仲裁机构在人事与财务上倚赖于行政机关。这就给中国的仲裁机构设置了很多先天性缺陷,比如,外国律师或外国企业以中国仲裁机构附属于中国政府而不独立为由,排除适用中国仲裁机构;又比如,由于人事的非市场化,用行政手段而非市场手段在并不适合仲裁的法律关系中强推仲裁条款的情形时有发生。


限于中国特色,目前实行以理事会为核心的法人治理机构虽然是权宜之计,但也不失为一种大胆变革。由法律界、工商界等专家构成的理事会进行决策,秘书处负责执行与管理,仲裁机构内部监督与社会监督并行,这种社会化的管理方式更有利于构建合理及平衡的治理结构。国内仲裁机构向国际化与现代化的标准看齐,实现机构设置、人事关系、财务管理等方面的自主独立,是中国仲裁实务界对中国仲裁机构的殷切期许。这一次的海南国仲,第一次将社会监督写入《管理办法》,已经极具魄力。

 

二、中国仲裁机构应在开放性与透明性上作更多尝试  


海南国仲已经明确其理事会构成中的境外人士不少于三分之一,并将公开其年度工作报告、财务预(决)算报告等关键信息,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国内仲裁机构接受社会公众监督与国际化、公开化、透明化的决心。


但是,仲裁机构作为公益性的服务机构,必须更多地以用户需求和体验为改革关键,为此我们可参考国际商会仲裁院(ICC)的相关做法。ICC于2019年1月1日发布的《当事人与仲裁庭在国际商会仲裁规则下参与仲裁程序的指引》(“NOTE TO PARTIES AND ARBITRAL TRIBUNALS ON THE CONDUCT OF THE ARBITRATION UNDER THE ICC RULES OF ARBITRATION”,下称“指引”)在第三节的C部分作出了仲裁庭信息公开的相关规定。

 

 

其中,根据第35条,对于从2016年1月1日起登记的仲裁案件,除当事人另行约定外,仲裁院将在ICC网站上公布包括仲裁员的姓名、仲裁员的国籍、仲裁员在仲裁庭中的身份、指定仲裁员的方式以及仲裁程序是正在进行还是已结束等信息。而新增的第36条规定则明确对于从2019年7月1日起登记的案件,仲裁院还会在ICC网站上公布仲裁涉及的行业、代表当事人的律师等信息。ICC的公开举措使得哪位仲裁员曾办理何种类型案件、曾在仲裁庭中担任什么角色、平均办案时间等信息更为公开透明,为当事人选择更具有权威与专业性的仲裁员提供了便利。


除了仲裁庭信息的公开化外,国内仲裁机构还可以借鉴ICC在仲裁员开支透明化与仲裁员效率管理方面的一些做法。比如,指引的第193条规定了仲裁员“申请报销的开支必须有原始收据支持,以便秘书处履行其会计职责,并随时向各方当事人提供仲裁员开支的完整报表”。
 

指引中的第198至200条则为仲裁员差旅费用的报销设置了严格的限制,差旅费用必须被完全、全面地证明其正当性。因各项开支费用变得公开透明,当事人(或称之为仲裁机构的用户)对仲裁机构的信赖度也会随之提高。

 


此外,为提高仲裁员办案的效率,指引第149条规定“仲裁院在确定仲裁员报酬时,将考虑仲裁员的勤勉和效率、所花费的时间、程序进展速度、争议复杂程度和提交裁决书草案的及时程度”。对于延迟提交裁决书草案的仲裁员,仲裁院可根据指引第121条和第127条(适用于快速程序)相应减少仲裁员的报酬。同样地,对于仲裁院延迟核阅裁决书草案的,根据指引第136条,仲裁院的管理费将最多减少20%。上述各项规定提高了ICC在仲裁员管理、开支及收费等方面的透明度,利于构建更为公正、透明、高效且专业的争议解决服务机构。
  

 

 

由此,我们在欣喜于更多的中国仲裁机构能够采用法人治理机制,奋力探索仲裁的独立性与透明度的同时,也要清醒地看到不足。无论如何,作为仲裁市场的消费者,律师和企业对像海南国仲这样的改革者都是热烈欢迎的。希望海南国仲能够借着海南自由贸易岛这股春风,为中国仲裁界带来一片海上绿洲。

分享 :
标签:仲裁

投诉电话:

  • +86-10-6652 3307

咨询电话:

  • 北京:+86-10-6652 3388
  • 上海:+86-21-6106 0889
  • 深圳:+86-755-3398 8188
  • 广州:+86-20-2801 6788
© 1995-2019

君泽君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563号-1

君泽君香港分所与尼克松·郑林胡律师行联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