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Publications

悲情英雄安贤洙无缘平昌冬奥 三方机构如何判定他“生死”?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13日
 
2月9日上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在平昌正式驳回了45名俄罗斯运动员参加冬奥会的申诉,这其中就有奥运6金王安贤洙的名字。
 
从去年12月初,国际奥委会(IOC)做出决定,禁止俄罗斯代表团参加平昌冬奥,并同意“清白”的运动员以中立身份参加,再到突然宣布包括安贤洙在内俄罗斯运动员禁止参赛。平昌冬奥会开幕之际,安贤洙又上诉国际体育仲裁院,希望最后时刻搭上奥运末班车……这是近两年来,俄罗斯体育兴奋剂阴云下,俄罗斯运动员与各国际组织交锋的缩影。
安贤洙事件时间线
 
在这其中,国际奥委会、国际反兴奋剂组织(WADA)、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是最常被提及、也是能决定这些俄罗斯运动员“生死”的存在。
 
在国际体育冲裁法庭驳回安贤洙的上诉后,《深扒体育经》请到国际体育仲裁院仲裁员、律师刘驰,为大家解读以上三方机构是如何判定安贤洙“生死”的。
 
01
在安贤洙以及俄罗斯代表团因兴奋剂事件遭遇禁赛、制裁中,我们经常看到“国际体育仲裁院”、“国际奥委会”以及“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现身,能否为我们具体讲解下国际体育仲裁院以及三者的关系?
 
刘驰:国际体育仲裁院是一个独立的国际体育争议解决机构,奥林匹克宪章规定任何与奥运会有关的争议应提交国际体育仲裁院,按照其仲裁规则审理。所以在涉及反兴奋剂问题处理上,是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负责调查;国际奥委会,国际单项运动联合会,各国奥委会及其单项运动协会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调查结果及各自的章程或规则决定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国际体育仲裁院处理由此而产生的纠纷。
 
 
国际体育仲裁院(CAS)
 
在国际体育仲裁院审理的涉及奥运会争议案件中,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和国际奥委会可以作为争议的一方或者证人出现。在案件受理后、裁决做出前,国际体育仲裁院及其组成的案件审理仲裁庭不会在仲裁庭外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或者国际奥委会进行任何涉及案件审理的互动。
 
国际体育仲裁院的独立性表现在几个方面。对外是国际体育仲裁院独立于国际奥委会这样的国际体育组织的干预,对内是针对某个案件设立的仲裁庭独立于仲裁院及其秘书处的干预,这不包括秘书处指派的办案秘书帮助仲裁庭进行案件审理协调;第三是各位仲裁员都是各自国家的法律精英,做出独立公正可以反映国际体育仲裁院水准的裁决是一种职业荣誉,申请人或者被申请人的国籍不在考虑的范围。一方面是因为有避免利益冲突的制度安排,与一方当事人同一国籍的仲裁员需要回避;另外一方面是因为某个涉及运动员或者运动队的案件的胜负裁判和所谓的“国家利益”、“国家荣誉”联系在一起是一个极小概率事件。 
 
在一个案件立案后,当事人及/或秘书处会指定一名或者三名仲裁员组成仲裁庭审理该案。仲裁庭做出的裁决书草稿一般会交给秘书处校阅,但是否接受秘书处或秘书长的修改建议则由仲裁庭最后决定。 
 
02
安贤洙在内的45名运动员在2月6日向国际体育仲裁院提出申诉,临近奥运(奥运9日开幕),国际体育仲裁院本次是否是为他们进行特别进度审理?调查判定的调查过程一般由哪些人作出,这些人平时的工作是什么?
 
 
短道速滑名将安贤洙
 
刘驰:国际体育仲裁院的仲裁程序有三种:普通仲裁程序、上诉仲裁程序和特别仲裁程序。
 
国际体育仲裁院对于产生于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或者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前10天的任何争议,则适用奥运特别仲裁程序,即仲裁裁决须在24小时之内做出,以保证运动员可以及时参加后面的比赛。为此,国际体育仲裁院为夏季及冬季奥运会(还包括国际足联男足世界杯,英联邦运动会及某些洲际运动会)设立特别仲裁庭,在赛事现场审理案件。从2016年里约奥运会开始,国际体育仲裁院还设立了奥运会反兴奋剂特别仲裁庭。这次平昌冬奥会反兴奋剂仲裁庭接受安贤洙等运动员参赛资格的紧急申请,就会按照特别程序进行审理,在24小时内做出裁决。
 
国际体育仲裁院会在每次运动会之前会从仲裁员名单中挑选特别仲裁庭仲裁员。 这些被选中的仲裁员需在运动会开始之前到达主办城市。在接到仲裁申请之后,国际体育仲裁院秘书处会根据案件情况,结合仲裁员专业背景及是否有利益冲突等因素在特别仲裁员名单里挑选三名仲裁员组成仲裁庭审理案件。这些仲裁员多是来自世界各国的律师,退休法官和法学教授,他们都有各自的全职工作。 
 
03
如果安贤洙等遭禁赛的队员想要“翻案”成功,需要提供哪些证明自己的文件、在国际仲裁法庭看来,哪些是最为关键的证据?
 
 
俄罗斯深陷“兴奋剂丑闻”
 
刘驰:首先,这些运动员要聘请律师,如需要的话加上反兴奋剂专家,为其处理该争议。其次,运动员及其律师团队需要推翻国际反兴奋剂组织报告中的证据与结论,并且证明国际奥委会无视国际体育仲裁院的裁决而拒绝确认其参赛资格是错误的。因为我没有看到这桩案件的证据,因此很难判断哪些证据是仲裁庭认为最为关键的证据。 
 
04
“我们要保证所有前往平昌的运动员都是完全不涉及禁药的。即使运动员有涉药的‘一丁点可能性’,我们都会将其排除在名单之外。” 在给腾讯体育的回复中,国际奥委会对为何在没发现有确凿证据情况下,仍禁止一部分俄罗斯运动员参赛做出解释,这样的解释是否合理?
 
巴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支持IOC对于俄罗斯做出的处罚
 
刘驰:讨论这个问题,首先一点就是一定不能孤立地只讨论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俄罗斯运动员的参赛资格,而应当结合在过去五年里,针对俄罗斯冬夏运动员使用兴奋剂问题,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国际奥委会,各单项运动国际组织,俄罗斯国家奥委会,俄罗斯反兴奋剂委员会之间所进行的博弈来分析。如果仅仅讨论这个孤立的案件及其过程,读者可能会同情个别运动员,认为是国际奥委会区别待遇,但是如果回顾过去五年的历史,就会发现这是一个符合法律程序的决定。
 
国际反兴奋剂组织的调查始于2014年索契冬奥会之前。2015年11月5日,国际反兴奋剂组织发布了对于俄罗斯体育部和俄罗斯反兴奋剂委员会极为不利的调查报告。国际奥委会禁止俄罗斯以代表团形式参加2018平昌冬奥会,是对于俄罗斯体育部及俄罗斯奥委会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有系统地操纵反兴奋剂系统”的处罚决定。除非某些俄罗斯运动员个人聘用训练团队则其责任自负外,很多运动员是这种系统性操纵的受害者。
 
 
安贤洙在索契冬奥会上获得3枚金牌1枚铜牌
 
国际反兴奋剂组织指派世界著名的反兴奋剂专家、加拿大律师麦克拉伦(也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CAS特别仲裁庭仲裁员)组成独立委员会进行调查,发布了两份“麦克拉伦报告”,指出了俄罗斯体育部有系统地安排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计划,并提供了俄罗斯冬夏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证据。
 
基于此,国际奥委会于2016年决定禁止部分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夏奥会。基于同一理由,国际奥委会在2018年决定禁止部分俄罗斯选手参加平昌冬奥会,,这里的时机也是适当的,因为冬奥会运动员的参赛资格只能在冬奥会前决定。
 
我在2016年5月在国际体育仲裁院参加审理的国际田联诉俄罗斯田联和五名运动员的案件中,国际田联展示了其证据资料,仲裁庭多次要求俄罗斯田联及其运动员提供反驳证据及答辩,但是未得到回应,因此仲裁庭只好缺席裁决。很难想象一个组织和个人认为自己受到陷害,在给与充分伸冤机会的情况下会放弃答辩,而五位运动员放弃答辩而缺席也说明了这些运动员身不由己的无奈。因此这次俄罗斯运动员就参赛资格问题选择在国际体育仲裁院提起仲裁并且出庭答辩是一个重大的进步。
 
 
俄罗斯短跑运动员科特尔雅洛娃被查出使用米屈肼
 
从这点上说,在这次冬奥会俄罗斯运动员的参赛资格争议中,我相信国际奥委会做出的决定是有证据支持,而且满足了“正当程序”要求。
 
05
此前是否出现过这样缘由禁赛的先例?
 
刘驰: 历史上还没有这样缘由禁赛的先例。前苏联运动员大量使用兴奋剂,但是因为当时处于冷战时期,国际奥委会东西方阵营成员的组成也导致其无法就某个国家代表团因为服用兴奋剂而做出任何禁赛决定。从这个意义上看,国际奥委会可以对一个国家奥委会整体做出禁赛规定是国际社会发展和奥林匹克运动的进步。
 
06
国际奥委会早前指43名俄运动员违反禁药条例,判处各人终身禁赛。国际体育仲裁院裁判小组检视其中39人的上诉申请,裁定当中28人并无足够证据证明违规,推翻禁赛令,不过国际奥委会却无视国际体育仲裁院的裁决,出现这样的情况属于正常范畴么?
 
刘驰:我个人认为正是因为国际体育仲裁院只发布了裁决的决定部分而没有发布裁决的推理过程和证据分析,国际奥委会认为可以利用这个空隙做出相反的决定,这是两个独立的机构之间一个有意思的博弈决定。试想,如果国际体育仲裁院公布了推理过程和证据分析,国际奥委会要推翻裁决就要逐一公开反驳仲裁庭的推理,这就需要经过内部的审核及投票,这在短时间内并不容易做到。
 
在不排除这些国际体育组织在做出决定时会考虑政治因素的同时,我们也应当看到,这些国际体育组织及其所代表的运动员,包括赛事转播商和赞助商,在反兴奋剂问题上立场是十分坚定的,因为如果观众认为比赛结果受兴奋剂影响而不公平,则没有服用兴奋剂的运动员的成绩和事业发展就会受到严重影响,同时赛事赞助价值及赛事收视率也会受到严重影响,这是超越政治因素的专业判断和商业决定。美国反兴奋剂委员会在处理民族英雄和偶像阿姆斯特朗服用兴奋剂的问题上的强硬做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美国职业自行车运动员兰斯·阿姆斯特朗
 
刘驰律师:审理过包括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及2014年仁川亚运会期间发生的14件国际体育仲裁案件。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刘驰曾被俄罗斯田联指定为仲裁员,作为三人仲裁员之一参加审理国际田联就兴奋剂问题在国际体育仲裁院提起的针对俄罗斯田联及五名俄罗斯运动员的仲裁。当时由于俄罗斯田联及五名运动员缺席,国际体育仲裁院的三人仲裁庭裁决国际田联胜诉,五名运动员不能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
分享 :

投诉电话:

  • +86-10-6652 3307

咨询电话:

  • 北京:+86-10-6652 3388
  • 上海:+86-21-6106 0889
  • 深圳:+86-755-3398 8188
  • 广州:+86-20-2801 6788
© 1995-2019

君泽君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563号-1

君泽君香港分所与尼克松·郑林胡律师行联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