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Publications

关于韩国《游戏产业振兴法》修正案的关键问题:新设随机型道具的概率公示义务

发布日期:2023年04月04日 作者:朴哉泳 郭少妍

一、序言

 

在韩国,游戏内随机型道具的概率公示将成为法律上的义务。韩国于2023年3月21日公布《游戏产业振兴法》修正案(以下简称“《游戏法》修正案”),包含规定要公示随机型道具的抽奖概率的义务,将于1年后在2024年3月22日施行。此次《游戏法》修正案施行后,游戏内随机型道具的概率必须在游戏内、网站、广告等进行公示。到目前为止,游戏内随机型道具的概率公示处于游戏产业自律规则之下,但随着这次法律修订变成法律上的强制要求。目前许多游戏公司运营的随机型道具成为公司主要收益来源,因此此次法律修订对韩国游戏产业整体产生的影响深远。中国游戏公司在韩国运营游戏时,也需要注意并应对修正案带来的变化。

 

二、管控随机型道具的必要性与韩国的现行自律规则

 

此次随机性道具的概率公示义务法制化经过了长时间的争议和阵痛。对于运营随机型道具,很多人指责说,它们刺激投机性,诱导用户过度花费。因此,要求公示概率的《游戏法》修订草案曾多次被提交到国会。但是,随机型道具已成为了游戏公司的主要收益来源,主张具体的概率是各游戏公司的商业秘密,反对公示的意见也不容小觑。因此,提出法案和国会通过失败反复了好几年,在这段期间,韩国法律中没有强制要求游戏厂商履行概率公示义务的法律法规,依靠行业自律规则来约束概率公示与否。

 

随机型道具自律规则(以下简称“自律规则”)是指,韩国游戏业界自主制定《为营造健康的游戏文化的自律管理实施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按照《条例》公示概率型道具的概率等,对随机型道具进行自律规则。因此,不仅是韩国游戏公司,外国游戏公司也参与了自律规制,按照《条例》的规定,在游戏中公示了其概率。韩国游戏政策自律机构(GSOK(Game Self-Governance Organization of Korea),以下简称“自律机构”)每月进行调查,公布了“随机型道具概率公示未遵守游戏物名单”(见以下图片),作为间接的强制手段。但是,顾名思义,因为是“自律”规则,这次修订法律施行前,公示概率并不是法律上的义务。

 

自律机构2023年1月发布的“随机型道具概率公示未遵守游戏物名单”

 

自律规则具有局限性,存在不参与自律规则的游戏公司。据自律机构的资料,外国游戏的遵守率比较低,以去年10月为例,韩国游戏公司的遵守率为99.1%,而外国游戏公司的遵守率为56.6%。[1]更有甚者,还发生了公示的概率数值的真伪存疑的事例。因此,在自律规则的前提下,还存在对随机型道具的概率公示义务法制化的持续要求。此次经过长时间的阵痛,今年终于通过国会本会议,公布《游戏法》修正案,并于1年后实施。

 

三、《游戏法》修正案规定的随机型道具概率公示义务(新旧法律比较

 

《游戏法》修正案,关于随机型道具在现行《游戏法》增加或修改条款如下:

 

 

现行《游戏法》第33条第1款已规定要在游戏内公示商号、游戏等级等游戏内容信息的义务,这次《游戏法》修正案在同一条中新设第2款,规定了公示随机型道具的种类和按种类供应概率等的义务。对于随机型道具的定义,新设了《游戏法》第2条第11款,从以有偿性和偶然性为条件的观点,与自律规则下的《条例》中定义的内容没有太大区别。但是,关于具体的公示义务对象游戏物的范围及公示办法等,将在下属规范总统令(施行令)中规定。

 

如果违反上述《游戏法》修正案第33条第2款,(1)不公示该信息或(2)虚假公示时,可以处纠正劝告或纠正命令(第38条第9款(新设))。对于不履行该纠正命令,可以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2千万韩元以下罚款(第45条第11款(新设))。按照附则第1条,《游戏法》修正案公布满1年之日起施行。

 

四、《游戏法》修正案对随机型道具带来的变化(与现行自律规则的比较)

 

关于随机型道具的概率公示,自律规则下的《条例》和《游戏法》修正案的内容有3个主要差异如下:

1.概率公示成为法律上义务

从游戏公司的角度,最大的差异还是从按《条例》自律转变为按《游戏法》修正案规定的强制性义务。公示信息仍是以随机型道具的种类和按种类供应概率为核心,在这一点上没有太大差异。虽然在《条例》和《条例》的施行细则中规定,随机型道具分为胶囊型、强化型、合成型,根据不同类型需要公示信息略有不同。但是,这些不同的信息是在自律规则下反映各随机型道具类型的运营特性(合成或强化),增加部分信息符合公示概率的目的,公示随机型道具的种类和按种类概率的大原则在《游戏法》修正案中也维持不变。因此,除非总统令(施行令)限制概率公示对象游戏的范围规定外,随机型道具的概率公示不再是通过主动参与的自律行为,而是法律义务。如果在韩国运营的游戏中有随机型道具,就应该根据《游戏法》修正案和其施行令公示概率等信息。

 

2.概率公示范围扩大

值得关注的是公示范围。根据《条例》,概率公示信息要在游戏内的购买画面上以直接公示、通过链接、介绍或公告的办法公示。无论哪种办法,都会在游戏中公示。但是,《游戏法》修正案规定,不仅在游戏中公示,还应当在网站、广告、宣传物等公示。如果之后修订的总统令(施行令)中不另行规定公示办法,预计将比在自律规则下的公示范围进一步扩大。因此,即使之前参与了自律规则,也必要根据总统令的详细规定,确认在网站、广告、宣传物等中公示概率等信息的具体方式。

 

3.除了未公示概率,公示虚假概率的行为也会受到处罚

《游戏法》修正案实施后,(1)不公示概率信息或(2)虚假公示时,可处纠正命令或劝告,如果不服从纠正命令,可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2000万韩元以下的罚款。到目前为止,根据《条例》的概率公示遵循了“游戏公司主动参与及通过公示未遵守的游戏物名单间接诱导参与”的方式。实际上,关于概率信息的公示,公示未遵守名单措施对吸引游戏公司主动参与起到了效果。但是,在自律规则下,对虚假公示概率的行为没有实质性抑制措施。

 

此次《游戏法》修正案明确规定虚假公示也是违法行为之一。因此,运营随机型道具的游戏公司不仅要具备公示概率的系统,还要确认是否实际上正确体现公示概率,防止系统错误导致公示错误的信息。对于复杂的随机型道具,即使公示准确的信息,也会因用户的误会而产生异议或纠纷。也就是说,随着修订法律实施,对随机型道具的运营不仅有直接违反法律的风险,而且在公示信息的基础上与使用者发生纠纷的可能性也增加了。

 

4.小结

此次以随机型道具概率公示义务为主要修订内容的《游戏法》修正案的施行,使随机型道具运营带来的法律风险全面增加。随机型道具的概率公示成为了法律义务,不遵守修订命令将会受到惩罚。与自律规则相比,公示范围扩大,概率公示的业务量会增加。虚假公示也是违反行为之一,随机型道具运营带来的管理风险及与用户发生纠纷的可能性会提高。下面我们来看一下如何应对这种变化。

 

五、中国游戏公司对《游戏法》修正案施行的回应

 

对《游戏法》修正案带来的变化的应对可分为两种。第一,强化随机型道具概率公示相关合规,应对法律风险。第二,拓展新的收益来源,不运营或减少随机型道具。

 

(一)强化合规

1.法务方面

按照《游戏法》修正案及总统令,要公示随机型道具的概率等信息。此前在韩国没有根据自律规则公示概率的公司,有必要在此次《游戏法》修正案实施(2024年3月22日)之前全面构建并适用遵守概率公示义务的系统及制度。已主动参与韩国自律规则的游戏公司,已经按照《条例》公示概率。因此,目前公示概率相关业务或费用支出可能不会太大。但是,按照今后修订的总统令内容,具体的概率公示办法可与自律限制的内容不同,除了游戏内的公示外,还会在网络、广告、宣传物上公示概率。也就是说,有必要根据总统令的内容调整现有的概率公示方式。

 

根据《游戏法》修正案,需要新注意的部分是制定防止“虚假公示”的对策。首先要注意不要出现“虚假公示”。考虑到法律和总统令规定的概率定义及公示办法,有必要确认现有适用的概率公示算法,并具备定期确认是否正确公示的内部程序。其中一种办法是定期监测设定的概率和实际发生的结果。比如,韩国游戏公司Nexon通过Nexon Now(https://now.nexon.com/service/maplestory)(见以下图片)公示了比较设定概率和实际发生结果的比较图表。从这些图表可以看出,结果与设定公示的概率几乎相似。

 

Nexon 概率监控系统网站:设定概率(黄色)和实际结果(蓝色)之间比较

 

另外,虽然不是积极的“虚假公示”,但可能会出现错误或误会。例如,系统错误可能会暂时公示错误信息。对于复杂的随机型道具,由于说明不足,可能会引起用户的误会。因此,有必要事先注意概率公示和说明的UI(User Interface)或内容,以防止误解。事后还可以考虑制定程序接受对“虚假公示”嫌疑的举报后可以应对。

 

综上所述,有必要根据《游戏法》修正案及总统令调整现有适用的概率公示方式,实现守法状态,防止虚假公示及建立应对相关用户不满的内部流程。  

 

2.营销活动方面

有必要慎重随机型道具相关的营销及营业。韩国用户对随机型道具的批判性认识足以引领此次法律的修订,影响力比较常大。用户对相关营销方式也积极表示不满。“卡车示威”就是代表性的例子。今年1月,用户在韩国游戏公司密集的地方装有电子屏幕的卡车,示威要求停止游戏公司支援视频平台的游戏广播BJ的促销活动。得到促销支援的BJ在游戏中向昂贵的道具投资支援金,普通用户很难超越获得支援金的BJ。因此,出现了公平性争议。虽然BJ促销活动被认为是确保新用户的有效营销手段,但最终该游戏公司中断了BJ促销活动。根据《游戏法》修正案,如果概率公示成为法律义务,用户可以以公示的信息为基础评价营销活动并提出不满,也可以对“虚假公示”提出质疑。此次修订使“虚假公示”造成的损害赔偿的法律依据更加明确。修正案施行后,需要慎重对待随机型道具相关营销。

       

(二)适用替代性BM(Business Model)及缩小随机型道具依赖度

1.新BM的需求:财务的观点

从财务上看,在韩国随机型道具长期以来一直是游戏公司的主要收益来源商品。根据修正案,如果公示概率,用户可以调整购买该随机型道具,这可能会对销售额产生影响。另外,事实上随机型道具对扩大用户的效果是有限的。据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的《2022大韩民国游戏白皮书》[2]显示,2021年国内PC游戏用户的28.4%、手机游戏用户的18.9%的人回答有购买随机型道具的经验。因此,在改变的法律环境下,如果对随机型道具的依赖度高,会对现有销售额或今后的销售前景增加不确定性。另外,在IR(Investor Relation)活动中,可能会对替代性收益产生压力。因此,在韩国市场,除强化随机型道具相关合规之外,还需要对BM等进行内部讨论和模拟。

 

2.韩国游戏产业界对应情况

韩国的主要游戏公司已经在试图摆脱偏重于随机型道具的收益结构。Nexon的新游戏《跑跑卡丁车:漂移》适用“No P2W(Pay to Win)”、“No胶囊型道具”、 “No概率”政策。娱美德(Wemade)宣布,将在新作MMORPG《Night Crow》中排除影响角色成长的收费随机型道具。并不是只有韩国游戏如此。暴雪娱乐(Blizzard)宣布,在开发阶段,《暗黑破坏神(Diablo)4》不会有随机型道具。都是根据对随机型道具的认识变化,努力减少对随机型道具及销售依赖度。代替方案是什么?

 

作为新的替代方案而备受关注的收费方式是“Game Pass”、“Season Pass”、 “Battle Pass”等收费Pass。这是用户购买收费/高级Pass后,根据课题达成、出席天数、等级(Level)等游戏进度,确定获得补偿道具的系统。由于确定地获得了事先定好的道具,所以没有概率的因素。虽然这种收费方式是以前已存在的方式,但这次修订前后,再次受到关注。因为根据《游戏法》修正案,随机型道具的条件是根据“偶然因素”决定结果,但没有这种偶然因素的收费Pass模式不适用《游戏法》修正案的相关条款。

 

例如,Nexon今年1月推出的《跑跑卡丁车:漂移》中运营“赛车Pass”[3],用户可以通过赛车Pass和由此获得的游戏内财物获得游戏内的所有卡丁车身体。与为了获得高级道具而进行巨额投资也不确定获得随机型道具不同,通过相对低廉的赛车Pass也可以获得高级道具。即,没有偶然因素。因此,这种收费模式被认为是更亲和用户的模式,并应用于多个游戏,引起了用户的关注。

 

六、与中国随机型道具规则情况比较

 

在中国的网络游戏行业,通过随机抽取游戏角色等虚拟道具也是被普遍运用的游戏运营方式。虽然文化部于2016年12月发布的《文化部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中规定:“(六)……网络游戏运营企业应当及时在该游戏的官方网站或者随机抽取页面公示可能抽取或者合成的所有虚拟道具和增值服务的名称、性能、内容、数量及抽取或者合成概率。公示的随机抽取相关信息应当真实有效”,但该《通知》已经在2019年被废止失效,故目前现行有效的法律法规中并没对游戏企业是否应当公示随机型道具的概率进行强制性规定,是否公示卡牌抽取概率应属于游戏企业经营中可以自主决定的范畴。由于该《通知》实际上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相关行政机关对于概率的倾向和态度,故为避免可能的行政处罚风险,即便是在《通知》被废止之后游戏行业也普遍按照该通知的要求公示了随机型道具的概率。

 

实际上,游戏内是否公示概率实际上还涉及消费者知情权的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消费者有权根据商品或者服务的不同情况,要求经营者提供商品的价格、产地、生产者、用途、性能、规格、等级、主要成份、生产日期、有效期限、检验合格证明、使用方法说明书、售后服务,或者服务的内容、规格、费用等有关情况。”对于游戏用户购买的随机型道具,具体的抽取概率或属于消费者知情权的披露范围。

 

比如在上海市普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3年1月31日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显示,对于上海乐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手机游戏《弹壳特攻队》中未在销售页面以及消费过程中标注宝箱中随机生成的道具碎片的抽取规则和抽取概率这一行为,市监局系引用《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第十五条的规定,最终对上海乐钻公司作出了罚款一万元的处罚措施。从该行政处罚案例也可以看出,游戏是否公示抽取概率在近年来已经重新受到相关执行机关的重点监督。

 

目前在中国没有现行法规明确要求公示随机型道具概率,但因执法机关的影响,游戏公司一般会在网站或游戏内主动公示概率。后续不排除会有新的或者进一步的配套文件出台,仍需持续进行关注。

 

七、结论

 

在许多国家,游戏属于强监管的行业之一。韩国此前对随机型道具适用了业界自律规则。但在韩国,此次《游戏法》修正案公布和实施,在法律上要求公示概率。随机型道具的销售是韩国游戏公司或在韩国运营游戏的中国游戏公司的主要收益来源。因此,此次《游戏法》的修正案不仅需要履行新设义务,还涉及到法务、市场营销、营业、BM、各国战略等经营全盘变化,在韩国运营游戏的中国游戏公司也需要根据各游戏特性全面审阅合规问题。另外,为了适用对决Pass等新的BM,游戏内需要进行开发,而且有必要审阅是否存在新出现的商品运营相关的韩国法合规问题。

 

 


[1] “不要再瞎眼地抽奖了...随机型道具限制正式开始”(每日经济网站版新闻报道(韩文),https://www.mk.co.kr/news/economy/10670115,2023年3月6日)

[2] 《2022大韩民国游戏白皮书》(2023年1月发行,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www.kocca.kr )

[3] 请参考“赛车Pass”介绍网站:https://kartdrift.nexon.com/kartdrift/ko/racingpass

 

分享 :

投诉电话:

  • +86-10-6652 3366

咨询电话:

  • 北京:+86-10-6652 3388
  • 上海:+86-21-6106 0889
  • 深圳:+86-755-3398 8188
  • 广州:+86-20-8551 1672
© 1995-2023

君泽君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563号-1

君泽君香港分所与尼克松·郑林胡律师行联营